您好,欢迎光临,今天是:

公司动态

最让人放心的墙壁开槽机

发布时间:2017-09-06  来源:槽王中国营销中心

水电安装离不开墙壁开槽机,不管是家装还是对于建筑工程来说最美墙壁开槽机,水电安装墙壁开槽机就选槽王品牌开槽机。

这个品牌的设备产品在质量上过关有保障,可提供一流售后服务。对于工作量也可以提供保量服务,从这一点上来看,这是很多其他品牌产品所不可媲美的一点。要知道,该品牌厂家在研制产品之前,经过一千个日日夜夜精心研制,并且售后服务团队较为强大,不用担心产品质量,也不用担心产品出现事故没人负责。
产品的使用可让我们更为安全和放心。因为在内部有漏电保护装饰,如发生漏电,可在第一时间对每一位操作者提供及时保护,将损失降到最低程度。但是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发生漏电状况的。它有双碳刷的设计,可对电流进行控制,不会轻易受其影响。不过,在这里要提醒大家的是,尽可能避免于威胁操作台面上进行操作。
不管是槽王品牌墙壁开槽机来说,还是对于其他品牌的设备,都应该远离危险地带。不能够将设备放在任何物体之中进行开口操作。工作人员在进入施工现场之前,需要根据规定来佩戴自己的安全帽。要知道,保证自身身体安全是首要操作条件。
该设备于外观上简洁大气,手持手柄也异常轻松,完全只需一个人即可完成工作。这也是应该设备在研制过程中,充分利用了人体工程力学。

上一篇:价低实用性好的墙壁开槽机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了

  • 主页
  • 臭氧消毒
  • 银行卡读卡器
  • 户谷制袋机
  • 主页 > 银行卡读卡器 >

    奉贤南竹港“黑码头”存在10多年无人管

      发布时间:2018-03-27 06:24

      “杭州湾畔,奉贤南竹港河出海闸至入海口,险要的防汛重地竟成了集装卸、加工、转运于一体的无证码头!”奉贤区居民刘先生近日致电“解放热线·夏令行动”,反映上述区域载重数千吨的运输船自由进出,明目张胆装卸;30多吨的重型卡车24小时昼夜运输;各类污水直接排入大海……这一“黑码头”已存在了10多年,还能再放任下去吗?

      7月23日早上,记者前往南竹港入海口。在海龙路路口处,插着一块由奉贤区交通委竖立的有关海龙路海塘一带禁止超高超限车辆通行等内容的通告。不过,海龙路上,运载砂石等大型重载卡车依然往来不断。

      车入海龙路,越往西行越颠簸,碎砂石路面上多处凹陷。前行近1公里处,海龙路逐渐收窄。两人多高的芦苇丛中,会猛地冒出一辆红色重型卡车,碾压崩塌的路基。

      “防汛重地 闲人莫入”的标牌清晰地挂在奉贤区河道水闸管理所南竹港出海闸办公楼大门外。办公楼外墙张贴的平面图显示:水闸距杭州湾大海约1.2公里,其东西两侧均围以防汛墙、防汛通道等设施,整个区域呈“倒八字形”,面积大约1平方公里。其东邻奉贤海湾旅游区,西与上海化工区接壤。

      记者站在水闸工作桥上,看到整个“倒八字形”区域内,紧贴防汛墙乃至护坡的地方,堆满石子、黄沙等建筑材料;入海的南竹港河道两侧被挤占、填堵,成了运输、作业通道。卡车、铲车、挖掘机、自动卷扬机、输送带、集装箱、船舶等尽入眼帘。

      工作桥上,每当满载石块的重型卡车开过,桥面总会颤抖。记者注意到,这些卡车标注的载重量为31吨。距工作桥不远,记者看到同样竖着奉贤区河道水闸管理所的“水闸工作桥严禁超大超宽车辆通行,限高2.1米,限载3吨”的告示,上面积满灰尘。

      记者接着来到南竹港东侧防汛通道。由北往南前行大约200米处,看到原本连为一体的防汛墙,屡屡出现5、6米宽的缺口。缺口处,重载卡车从墙内,顺着斜坡吭哧吭哧“爬”上来,再由防汛通道驶出,开往海龙路。不到100米长的防汛墙段内,类似的缺口有4个,而且不少墙体钢筋裸露,有的墙面出现严重裂缝。

      据当地群众介绍,南竹港此处的河面原本有100多米宽,由于被堆场、码头等占据,目前河面宽度仅不到六七十米。

      记者看到,河道内同样竖立“闸区内严禁船舶停靠”等告示,可就在一块告示牌边,一艘大船正横在河中心,往防汛墙边卸石子。一名卡车司机说,该船装载量至少3000吨左右。记者看到,船头高耸的龙门吊,前伸的10多米长自动输送带正将船舱内的石子源源不断倾倒至堆场。新的黑色石子层层覆盖先前的石子,形成7、8米高的石“山”。石“山”下,三四辆挂“皖”牌的瑞沃卡车正在等待装卸。

      运石船的船头、船舷都不标船名,记者来到西侧防汛通道处,绕到其船尾,才看清是“舟山豪海10”号轮。

      在西侧防汛通道上,同样看到多处拦腰毁损防汛墙的斜坡。这里,大型铲车、挖掘机正忙着为卡车装黄沙等建材。穿过被废弃的旧卡车、轮胎、抓斗等工业垃圾区域,记者看到作业区内,一台洗石机正不断向排队等候的卡车自动输送清洗后的石子。

      据知情人介绍,仅洗石一道程序,每吨净利润20元。以每天作业至少3000吨计,“黑码头”仅洗石一项产生的净利润,一年至少2000万元。

      现场,洗石机、卡车周边,满地污泥浊水,环境肮脏。记者继续前行,在插有一块“海湾边防派出所”报警电话的告示牌处,闻到恶臭。循味发现,在通往杭州湾大海的滩涂边,一个直径40厘米左右的铁管,正排放灰黑色污水。知情人告诉记者,这些不经处理的洗石污水连同“黑码头”其他污水,被直接排向杭州湾大海。

      记者由西侧防汛通道返回。抬头看,通道西侧是密集的高压线走廊,走廊下密布着较矮的电线杆。电线杆上私接乱拉的不少电线,都横穿防汛通道,伸向防汛墙内“黑码头”的集装箱及随意搭建的房屋内。

      记者注意到,那些自建的房屋、由集装箱改造的简易房顶都安装了太阳能热水器、卫星天线,墙外则挂着空调外机。西侧防汛墙内还停着油罐车,一些房前屋后胡乱放着汽柴油桶。据知情人称,一些集装箱房内储存着大量船用、重型卡车等车辆用汽柴油,安全隐患十分突出。记者在两侧防汛通道行进时,多次遭遇手执对讲机的不明人员跟踪。

      《上海市防汛条例》明确,在防汛墙保护范围内,禁止擅自改变防汛墙主体结构、违规堆物、安装大型设备、搭建建筑物等一系列危害防汛墙安全的行为。为何南竹港入海区域“黑码头”存在了10多年?

      记者随即走进南竹港出海闸办公楼。工作人员称,上述“黑码头”最早出现在本世纪初,起先是偷偷摸摸建在东侧防汛通道处,后来竟像野火一样蔓延至整个区域。当地晴天灰尘漫天,雨天泥泞不堪,不仅生态环境遭破坏,其工作环境也不安全,水闸工作桥早就成了危桥。对方无奈地说,10多年来他们就是这么过来的。

      11时许,记者看到河口处一艘大船缓慢驶进来。烈日下,船头龙门吊前伸的自动输送带异常醒目。“涨潮了,这些船又进来卸货了。”工作人员称每天如此。高峰时,整个水闸区域都停满卸货的船舶。记者问这些船是怎么进来的,对方称,这个是海事管的,与水闸无关。记者又问:难道区里水务、环保、等部门都不知道?对方则支支吾吾起来。

      7月25日中午,记者拨打了公安海湾边防派出所电话。对方称正在整治。当记者问到“为何现在才整治”时,对方说这是上级的决定。

      记者从奉贤区公开的最新防汛防台专项应急预案中获悉,该区有31.6公里海岸线,杭州湾海岸线为防汛重点。沿海挡潮闸除了南竹港出海闸外,还有中港、南门港、金汇港南闸3处。市水务专家表示,虽然本市形成严密的防汛工程体系,但违规搭建、违规堆载、违规靠泊等堵塞防汛通道,仍是防汛设施安全的大患。(记者 张家琳 实习生 郭昕)

    上一篇:昆明胜峰机械设限公司
    下一篇:没有了